留学生现状:不敢死,能承受一切,在困境中独立而坚强

时间:2017-05-09 17:20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ks666

“出国后,我最怕自己出意外,不然的话,我父母该伤心死的。”

“我是被爸妈“忽悠”出国的,出来后才发现,这一切和想象的都不一样”

“即便度过了无数个不知所措的夜晚,第二天早上都要强打起精神去认真上课,就放佛什么困难都不存在一样。”

“我们的征途,是星辰大海”,大家亢奋地喊出这句话。每年有几十万名留学生从我国启程,去世界各地求学。离了家还好吗?记者在半个月内采访了15位不同阶段不同背景的留学生,从学业、生活、工作、情感等角落,讲述其中6位真实的故事。

恬恬:初三出国 “爸妈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就是:你要不要试试”

留学生现状:不敢死,能承受一切,在困境中独立而坚强


(图片来源:Pinterest)

“我拿到了UT的offer”。前途已定的她,如今在威斯康星州一所学校读高四。

2017年,这位温州姑娘竖起flag:“即便摔个大跤肿个大包痛到钻心难过到死掉,也能两脚一蹬嘴角一咧站起来说:it’s alright”。沿海靠山赋予温州人开放、冒险的精神,他们眷恋故乡但不迷恋故土,许多人走出温州,而恬恬,走到了美国。

说起出国,她现在也有些不可思议:“我是被忽悠出来的。爸妈被人洗脑了”,她开着玩笑:“之后又给我洗脑了好一阵子”。而更让人意外的是:现实推着自己往前走。半年后非常顺利就申请到了,“直到我站在国外的土地上,才反应过来,真的出来了”。

留学的同伴不在少数,“洗脑”的就是她从小学就认识了很多年的同班同学。父母从小为女儿做两手打算,希望不论在哪个阶段,一定要留学深造。“深造并不是因为我成绩差”,她有点自豪:“我初中各方面都挺好的,还是学校学生会的副主席”。深造进程提前,缘由发生在她的初三,那位同学回来了。“她初二就出了国。我们两家关系特别好”。

出国这一决定如此突然,当时所有的朋友,包括闺蜜都很诧异。答应出国的她,其实也很懵,因为“从来没有出去过,不知国外是什么样子”。关于美国的一切,全都是从同学一家人那听来的,没有太大概念。

爸妈先心动了:“本来说要大学阶段出国,后来想,既然已经决定留学,那为何不高中提前出去?还可以更好地适应国外的生活。”对读初三的女儿,爸妈没有一手包办,而是几次征求意见并说服她:“爸妈认为我更适合国外的学习生活。”

真正戳心窝子的,是爸妈为她设身处地打算。“他们永远给我提到一点:我性格活泼,爱好很广,喜欢组织活动,不大适合完全静下心来迎战高考”——她以为,这是很多父母都考虑的一点。

留学生现状:不敢死,能承受一切,在困境中独立而坚强


(图片来源:Pinterest)

还原几年前那个下午:爸妈坐在沙发上,跟女儿分析:“我们来假设,从头到尾你很努力,考上我们市最好的高中,然后三十万里拿前两千,考进浙大。你的人生可能是很平凡的一条路。”

她的妈妈,是一位数学老师。“我妈妈很清楚目前的高中教育模式:容易把学生模式化,扼杀学生很多潜能,为了高考这一终极目标而放弃很多爱好与机会,发展也受限制;在美国,你可以有更多培养业余爱好的时间。”

然后,父母问她“你想不想试试和人家走不一样的路?”“我当然想”。

她得到的,不光是选择的自由,更是独立成长的空间:“第一次去美国,当时只有15岁。我爸跟我说,送你也可以,但我们希望给你一个人走的机会”。毕竟是第一次,最锻炼处理问题的能力,父母希望她有应付一切的能力。

“他还是说,你想不想自己试一试?于是,我一个人出国了。”

Tiffany:大三以交换生身份出国 “我告诉自己别回头,万事抛在身后,可还是忍不住哭了”

她来自盛产名茶的徽州,平和地坐在我对面,却就着一杯茉莉龙毫把往事掀起一角。

2012年8月,原计划大学毕业去英国TOP10名校读研究生的她,站在机场内心五味杂陈。而反复游说才松了口的爸爸一怒之下说出:“我不送了,你自己走”的话,远远走开。

留学生现状:不敢死,能承受一切,在困境中独立而坚强


(图片来源:Pinterest)

那时,她大三出国,要去美国中部的一所学校。“事情变故的源头是,突然出现的交换生项目”。狭路相逢期末考,她抱着试试的心态递交gpa 、各项活动的材料。“那时,雅思已经拿了7分,专业课成绩一直是第一”,她不但通过了初筛,更在跟校长的面试中拿了第一的成绩。

更大的惊喜在于,她拿了全额奖学金。“原先放弃美国读研,部分原因就是美国学费很贵。有奖学金,这样一来,基本上除了生活费,其他不用自己出钱”——显然是个难得的机会,显然与原计划背道而驰。

分歧之下,全家开会:“我决定出国,妈妈支持,可我爸担心女生在国外不安全。他觉得国外到处充斥着酒精、PARTY、性开放;况且,要留学毕业可以直接去,没必要做交换生。”

此时,姑姑劝他听听女儿想法,“我想读什么专业,未来有怎样的规划,交换完了下一步怎么办”,用比较清晰的计划,她说服了爸爸。于是,尽管长辈都是高学历出身,可是她,成了家里出国留学的头一个。

启程那天,她跟同伴到了机场,比起飞时间提前三个小时。当时,刚刚跟男友分手,动了一次手术,整个暑假愁云惨雾。

爸妈给她推着行李箱,站在空旷明亮的大厅,她心里更复杂:“我不舍得爸妈,并且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,居然是美国,对未知的东西有恐惧,对新生活也并没有充满憧憬。有同学以为,我已经成竹在胸或者运筹帷幄?其实根本就没有。甚至还背负了重大使命跟期望,好像过去一定要做成什么事”。

这时因为行李超重,她跟爸爸吵了起来。“我知道他担心伊斯坦布尔转机,我自己拎不动。可他只是埋怨:大家都是轻装上阵,你倒好。带什么多东西干什么?早告诉你不要带就是不听”。

留学生现状:不敢死,能承受一切,在困境中独立而坚强


(图片来源:Pinterest)

父母都在大学任职,爸爸更是军人出身。这位饱受儒学教育的父亲性格内敛,不善言辞。外表是徽州一片的白墙黑瓦,朴素无华,而推开一扇大门,内心是琳琅满目。

“他当时很暴躁。我却知道,他只是舍不得,可他放不下面子或者作为父亲的尊严,心情也很复杂,急需一个宣泄口”。说到这,她微微叹了口气:“可是,当时我们真的没法互相安慰”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ks666

延伸阅读

回到顶部
describe